中国巨幕使得中国电影技术百年来第一次走到了前头
很多人认为中国巨幕就是大:搞一个大的空间,弄一个大的银幕,多装几台大音箱就好了, 但他们却并不了解,把东西做细做薄不容易,做大同样不容易
2012年4月打入市场的中国巨幕只用了3年时间就建设了超百家影厅,占据国内三分之一市场, 而此前IMAX达到这一目标用了近10年时间
作为一个干旱天气频繁、又以地表水为水源的城市,即使没有发生1999年的特大干旱,北京也应该建设备用水源地,别无选择
迫于政策的压力,地方政府纷纷建起了备用水源地,然而,从前期选址到后期保护, 许多地方都没有遵循科学和规范,致使其备用水源地成了“摆设”
在过去12年,仅怀柔备用水源地的地下水超采量就在十亿立方米以上,“等于抽干了一个密云水库”
作为坐落在太湖岸边的城市,无锡摒弃以往就近取水的默契原则, 跑到50公里外的长江建设备用水源地,借双线供水避免蓝藻事件悲剧重演
设计师最需要的就是商业化的产业链,被市场认可和支持了,设计师才会迅速成长
薄荷糯米葱诞生于中国买手店爆发的2010年——仅这一年就有10家新创买手店, 而1996〜2009年的14年间中国只增加了18个买手店品牌,这5年的蜕变与成长, 是中国买手店与中国原创设计之间互相依存与发展的真实反映
把老式龙袍的剪裁方式放到一件衬衫上,或者是老式瓷片放到现代的项链里, 这些美好的设计,正在通过洪晃、李华、Danven等一批致力于推广中国独立设计的买手们, 逐渐走近消费者,走入市场
痛并快乐地活着,梦想与现实激烈地碰撞, 对大多数和刘宸羽一样的独立服装设计师来说, 这是一场华丽的冒险
中国原创设计在被热炒上天的时候,洪晃却想和我们谈谈关于中国原创设计面临的问题, 给那些拿着中国设计当幌子圈钱的人泼泼冷水
从现在电影公司的拍摄计划看,2016年的中国电影恐怕还很难有严肃电影的空间
当银幕总数超过3万块进而达到5万块的峰值时,中国电影产业多样性和多元化的层级结构将成必然
死亡,是摆在寻谱人面前的生命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