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时空限制的互联网技术为教育资源薄弱的农村地区带来了新的希望,而参与其中的各种力量则为之注入了新的活力
2014~2017年,中央财政累计投入专项资金1336亿元,带动地方投入2500多亿元,用于全面“改薄”工程
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
如今,纪委监委在一些问题的初核和立案、采取留置措施、作出政务处分决定等关键环节,均需通过同级党委主要领导审批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后不久,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
2018年1月1日上午8点01分,河南省新乡县地税局开出了一张19.99万元的水资源税税票。这张税票,意义非同一般。
水资源费改税将改善水资源的保护和管理,促进水资源节约与合理开发利用
征收标准偏低削弱了水资源费征收管理的动力,更难起到经济杠杆的调节作用,与实施水资源费的初衷背道而驰
水资源费改税将成为沧州抑制地下水超采的一把“利剑”
水资源税只是解决中国当前水资源利用中存在种种问题的一个手段,而非唯一手段
随着生产方式的不断变革,新型工业蓬勃发展,一些传统工业呈夕阳之态。如何处理遍布城市的旧工厂,曾一度成为城市发展与建设中的难题。
在城市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背景下,全国意义上的工业遗产再生时代已经正式到来,工业遗产转型为城市公共产品的优化升级,脚步正在加快
活化工业遗产资源的最终目的,终究还是要以人为本,重塑城市人的美好生活
将工业遗产融入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城市的发展中,让它们重新焕发生机,是时代的要求,是历史的必然
从这些国外的“他山之石”可看出,在政府的正确引导下,民间智慧积极参与,才能确保工业遗产获得持续关注,实现华丽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