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刚说,直到几十年之后站在底特律的大街上,他仍然无法平静,因为那些来回穿梭的汽车里,没有一点中国制造业的影子
在中国,有大约90万人直接劳作在地下采煤工作一线, 无人开采可以把他们从危险和有害的环境中解放出来
“一旦有问题,只要有沈鼓在,中国所有的炼油厂和加工厂都可以恢复。 否则,损坏一个就是彻底失去了一个”
现在的中集海工,在烟台、上海及瑞典设有研究院和研发中心,研究人员900余人,平均年龄31岁
作为基础战略性物资的机床,需要更多人的关注、扶持和参与,中国制造业的安全才会有保障
“有专家问我对研发相应变压器有没有把握时,我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如果国内企业不敢承担,就只能把技术开发让给国外公司,今后我们还得被卡脖子”
莫迪自己也曾提到,古吉拉特邦是印度发展中的排头兵,率先革新, 率先做一些别的地方没有做的事情,让古吉拉特邦成为带动印度腾飞的试验田
“在印度,玄奘影响的不仅是佛教徒,而是全部的印度人”
沙士不太会用眼花缭乱这个词,但是他能表达出对这个城市的感受
以“中华酷联”为首的中国手机军团似乎很快可以重现十年前的辉煌。 不同的是,当时是被政策的保护和饥渴的市场所造就的虚假繁荣, 而这次,中国军团崛起背后是十年扎实的技术和市场积累
手机刚刚兴起的时代,空白而饥渴的市场犹如一个最好的投机场, 这使得第一代国产手机即使没有技术积累,仅凭贴牌即可取得可观的市场份额。 然而这样的发展模式就好比没有根基的大厦
在智能机的技术升级进程中,面对着被大厂商打穿的价格体系,山寨机再也找不到生存空间了
在“纪念历史文化名城设立三十周年论坛”上, 时任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曾点名批评聊城“拆真名城,建假古董”
挽救和保护只是刚刚开始,将来会如何
如果真要摘帽子,戴帽30年后“算总账”的话,50多个抽查到的城市里,至少能摘十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