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发展诉求各自为政、交通网络对接不完善、设施规划建设不协调等老大难问题,如何解决
在数百万大学毕业生中,“蚁族”为何处于竞争弱势?他们为何固守上海?
处于“一带一路”交汇点的连云港,如何把握好再次降临的机会?会如何重新定位
面临毕业,身边的同学不断接到offer,学校也不停地与自己确定离校时间,“我想赶紧找个活先做”
在针对本次新政的负面声音中,网民对“租房三个月提取一次公积金”政策反馈较多,担心公积金余额贬值影响切身利益
30多年前,政策的创新改变了深圳和深圳人的命运,30年后,这个城市的创新力量,自何处来
对新能源汽车的各种支持政策,能否拆除横亘在新能源车与消费者之间的那道玻璃板,消解地方保护主义下的城市相关配套政策
改革不是小打小闹,不是修修补补,而是一种体制机制的变革
作为浙江首个实施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试点,德清在处理道路交通事故赔偿中实现了“同命同价”,这种尝试为何成为舆论关注热点
从现代化城市深圳,到古城凤凰,一遇暴雨均身陷汪洋,为什么
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到丽水调研,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对丽水来说尤为如此”,自此,丽水将生态立市的政策一贯至今
不考核GDP的丽水,如何考核干部?在新的考核体系下,丽水的经济发展会朝哪个方向走
“节约用水”将不再是道德要求,它正被舆论场赋予更多刚性意义
水质改善的过程,是水知识普及的过程,亦是水消费者权利上升的过程
我把钱用来买这个城市的市政债了,我能不关心这个城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