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是大自然给村民让住处,现在是村民给大自然腾地方”
餐厨垃圾会不会半路“失踪”,进了黑作坊
“我好害怕再回来时,文昌里不是变了,而是没了”
水井建于坊中,居民围井而居,那些水井,既是坊巷的点缀,又是民生的写照
随着“鸟叔”名气越来越大,他再也不用孤军奋战
这些残缺的城阙墙垣,书写着和南京有关的“明朝那些事儿”
有人叫张英善“百万富翁”,因为他有百万棵树
青岛向海而生,天生具有“外向”性格
我们今天置身陈氏书院中,领略到的已经不是强权威慑,更多是艺术美的震撼
曾经的“打鸟人”如今成了“护鸟人”
在浦口站丢了鞋,这是毛泽东在自己40岁那年对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亲口说的
“我们不认为白鱀豚已经野外灭绝”
“在我家那边,有很多跟我一样的人,把欧洲各地的商品从俄罗斯带到满洲里来卖”
左边独角羊初看是羊,细看羊的头、尾、躯干、四肢为十二属相的化身
“设置生态管护员岗位就是我们创新体制机制的一个重要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