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成大说苏州人自古以来就把葑门读成“富”门,想必范仲淹下令重开葑门的时候,也是用苏州话说:开富门哉
在进口博览会的带动下,拥有“地利”的虹桥商务区正在与长三角的城市一起,加快承载博览会的“溢出效应”
过去的一年,沿线地区获得了祁连山生态保护历史上一次性投资规模最大的“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的支持,许多累积多年、想解决而没能解决的困难矛盾得以化解
这三座牌楼实际上是围合了一块“品”字形的“飞地”,这块飞地南北两侧都是皇家禁地——南为紫禁城,北为大高玄殿
摩天大楼改写着前海的天际线,规模庞大的地下城延展出壮丽的“城市倒影”,一个世界级的新城市中心雏形渐显
海口市将“河长制”与“湾长制”结合,实现“河湾同治”
“衡量一个金字塔结构优劣的关键在于塔基”
只有置身镇海楼中,才能极目远眺闽江入海口甚至能看到东海,此时就会发现镇海楼有“临江控海”之感
在水下近50米建设深埋沉管隧道,在国际上一直被视为“技术禁区”
除了民间河长试点,“一河一策”是琅琊区保护河湖生态的又一创新
一千个喜欢上海的理由,都汇聚在开放包容的城市文化和精细管理的城市品质中
当西湖的桂花盛开时,黄、橙、红诸色抢眼,金、银、丹桂依次开去,芳香扑鼻,馥郁醇厚,那种天外的清香简直就能熏醉了一座杭城
义乌市场从马路市场起步,五易其址、十次扩建,最终成为今天的“世界超市”
夏天晒爆皮,冬天冷风吹,骤雨突来无处躲,冒雪巡护滚一身泥,都是家常便饭
一位作家说,当年全民修筑西安城,就像“一群虔诚的人在修筑他们的精神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