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租不是单纯的房屋租赁问题,是当前诸多社会管理矛盾在房屋租赁中的集中体现,其实质是流动人口的综合服务管理问题
政策细化与各地的具体措施是户籍改革成败的关键
惠州企业在东盟投资办厂,共吸纳当地就业2000多人
突破省市县三级政府管理体制,建立健全与城市群发展相适应的新型政府管理体系,成为社会转型和城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突破口
作为首都的北京,该不该成为国家的最大经济中心之一 天津能否代替北京成为京津冀大城市群的大规模高级服务业核心城市
杭州2014年大力度推进排水工程,源于一年前的“痛定思痛”
韩国的新城建设之所以能成功,在于其有效解决了三个难题
上海的公租房模式与北京最大的不同在于,从一开始就对申请人不设收入和户籍限制
公路、铁路、轨道交通、航空运输……京津冀的交通网络,如何构建
这一积极尝试有望改变“走鬼”与城管的“猫鼠游戏”,但能否破解城市小摊贩管理难题,仍待观察
资源型城市的出路在哪里?如何打造资源型城市中的“郴州样本”?
这座人口、产业已经高度密集的城市,究竟还有多少环境容量,还能承受多少产业的总量以及它所带来的一系列压力
城市的污水处理能力及处理率增长迅速,我国已经成为污水处理大国, 但污水经过处理后产生的污泥体量巨大,怎么办呢
中国正和英国在高速铁路方面进行合作,如果英国修建高铁,我们要争取让利物浦成为重要的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