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女儿为什么从不看“熊出没”,她说那画得太丑了,“大树拔出来树根居然是平的”
但凡在网文界过得比较滋润的作者,基本上都是市场调查员,对读者的喜好有近乎于本能的直觉。就像野兽抓猎物那样,“咔”,就抓住了
既然有捷径可走,谁还愿意累死累活去搞原创
“我的目的不是要让中国显得奇怪或无序。我几乎总能理解中国人的做法,他们的行为是合理的。我想向美国读者解释,让他们对中国人不那么陌生”
“我喜欢那些感觉有点格格不入的人。”他写的大多是这样的人,包括姚明
每年毕业那么多大学生成才率却不高,这是为什么?美育工作的缺失是很大的一个原因。所以我呼吁建立一个国家美育中心
网剧的商业模式一旦成熟,电视马上退居二线
我要捧红我自己!以后谁也别想换掉我
“首先我希望能够成为德国的李白;第二能够回到唐朝去;第三我希望能够和孔子、老子、庄子见面─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他们若能在天空等我,就好了”
不能粗暴地指责我们的电视节目工作者没有创造力。在我看来,创造力低下几乎是当下所有行业的通病
影视作品大多聚焦萧红坎坷的情感经历,不厌其烦地讲述着她和不同男人之间的故事,至于其创作的艰辛与作品的价值,基本被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