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用桑德尔的话说,已经进入了一个全面的‘市场时代’,对于市场和道德之间的关系,李先生可能觉得非常重要”
他们都赞成市场经济,但反对“金钱第一”的市场社会
艺术创作手法的陈旧和单一造成的不仅是资源的浪费,也制造了艺术品市场的泡沫。这种模仿,不是突破,而是一种因袭,一种惰性
韩国正在转变方式,更多地对外输出“创意”、“理念”、“模式”,而不是“内容”、“产品”,因为后者不能持久
1977年,叶嘉莹回大陆旅行,沿途见有人读唐诗,导游也能背诵名篇佳句,她大为惊喜
我问女儿为什么从不看“熊出没”,她说那画得太丑了,“大树拔出来树根居然是平的”
但凡在网文界过得比较滋润的作者,基本上都是市场调查员,对读者的喜好有近乎于本能的直觉。就像野兽抓猎物那样,“咔”,就抓住了
既然有捷径可走,谁还愿意累死累活去搞原创
“我的目的不是要让中国显得奇怪或无序。我几乎总能理解中国人的做法,他们的行为是合理的。我想向美国读者解释,让他们对中国人不那么陌生”
“我喜欢那些感觉有点格格不入的人。”他写的大多是这样的人,包括姚明
每年毕业那么多大学生成才率却不高,这是为什么?美育工作的缺失是很大的一个原因。所以我呼吁建立一个国家美育中心
网剧的商业模式一旦成熟,电视马上退居二线
我要捧红我自己!以后谁也别想换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