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部搁浅4年后播出的战争剧中,著名编剧兰晓龙想用诗一样的语言与观众探讨人性命题
观众对现实题材一直有需求,只是创作扎实、切中痛点的现实题材作品还不多
某一个音乐App不被卸载的理由,一定不是因为“独家”,而是因为“独特”
套路化的影片生产方式,已无法满足观众日新月异的审美趣味
如果四大名旦生活在今天,他们一定不是按照民国时期的方式来演戏的
他们擅长描写个体生命的孤独性和叛逆性,但缺乏对社会内容的书写,往往被认为是“去历史化”的一代
中国电影人应该考虑的不是如何迎合所谓的二次元观众,而是如何打磨优秀的电影内容
我们已经养成了不分青红皂白的高效率,对文学作品的要求竟然也是同样,以至于形成惯性思维
探索清朗的新模式,营造真正有利于儿童成长的真人秀生态,已成为电视领域的新议题
后期制作的重任是,掌握叙事节奏、增加节目娱乐性、平衡艺术效果,成为一档节目的“守护者”
我的观念跟教授们不一样,我排戏就是玩儿
被营销出来的泡沫偶像,不仅对剧组有害,长此以往,更会对整个行业起到不良影响
这个偏安一隅的“小清新”公司,如何在资本过热的电影市场走出一条别具一格的新路
演员是用形象讲故事,拟音师是用声音讲故事,这不是工业流水线,必须尊重创作规律
李秀彬的直播过程轻松至极,3个小时里她可能主要是坐在摄像头前吃饼干,而屏幕对面坐着10万名中国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