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关键字: 成都“小组生”
农民在集中住上高楼并将土地流转之后做什么,是“大集中”时代的一大困惑。 现在,农民与其营生的距离,在规划中被限定为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