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创新,在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之下,需要更多的城市战略
广州市并非坐吃山空,而是与时俱进,不断进行营商环境的改革
近年来各地都为打造“创新型城市”制定发展计划,但主要还是停留在技术、产业创新层面, 并未过多涉及体制机制创新
以口岸建设抢登内陆开放高地,是郑州大枢纽战略向国际贸易的升级和延伸
这些城市,既显示了中国的发展纵深,也反映出中国面临的发展挑战
有不少城市仍在追寻跻身万亿俱乐部的路上
经济总量曾位列新中国成立后城市第一方阵,却在多轮城市竞争中位次后移……提到武汉,人们总是略带遗憾。
杭州仿佛是一位出身书香门第的“互联网新贵”,做的是技术活,玩的是高科技,还喜欢投资、消费和海淘
“万亿俱乐部”成员基本都是全国改革创新的样板和排头兵
综观万亿俱乐部成员的经验,其与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的高度契合也再次印证了,五大发展理念是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的根本之道
尽管90%以上的大学和科研力量分布在城市,但在很长时期内,创新都不是大多数城市的主要或突出特征
深圳的许多科技型企业家都是行业里“第一个跳出来吃螃蟹”的,他们不断将发现机遇和抓住机遇的能力发挥到极致
人才的争夺,虽已经被不少国家提升为国家战略,但是,要留住人才,更需城市做足功课
要透视重庆“十三五”的发展思路,五大功能区域战略,无疑是绕不过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