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智的地方政府应转向寻求市场更加认可且更能触发城市自身及产业需求的具体功能,比如研发、养生、度假等
要改革环境治理制度,提升环境治理能力,把生态环境保护的顶层设计和改革蓝图具体化为路线图和施工图
在北京周边新建医院并不难,但难的是怎么把好的医生迁移过去,实现安居乐业
在京津冀间,与正在消失的“断头路”、“瓶颈路”相比,一些涉及人口多、通行需求大的关键“梗阻路”的突破更为艰难
区域发展最忌讳的就是“相互算计”,比如,区域中相对小的城市以傍大款谋发达的心情去“沾光”大城市,主导的核心城市把不想要的“垃圾”扔给别的城市,这都是需要警惕和杜绝的
全面深化改革强调整体推进,但绝不是平均用力、齐头并进。当前尤其要以重大问题、紧迫事项上的突破来检验改革成效
北京市行政副中心建设不仅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关键节点,也肩负着医治北京市“大城市病”的历史重任
“这个决策对于老百姓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除了户籍含金量略微提升,进入中心城区限制降低,还有什么?”
如果不能真正实现城市群建设在各个方面的对接,所谓地铁连通,依然是一大批人,“睡”在一个城市,上班去另一个城市,日日奔波
京津城际地区开发建设和城市建设管理体制改革试点两项内容,是我们最直接、也是最现实的机遇
河北对绿色的渴望,一方面是因为残酷的现实环境,另一方面,接受本刊采访的多位人士坦言,河北下大力气抓绿化是因为“真的很重视”
作为首都的北京,该不该成为国家的最大经济中心之一 天津能否代替北京成为京津冀大城市群的大规模高级服务业核心城市
公路、铁路、轨道交通、航空运输……京津冀的交通网络,如何构建
京津冀发展诉求各自为政、交通网络对接不完善、设施规划建设不协调等老大难问题,如何解决
各个地方的固有格局、不同诉求、利益分配等问题,是战略执行的重点